尤溪新聞網,從這里看尤溪
尤溪新聞網標志

神奇的鼠尾

2020年06月08日 作者:佚名 來源:短文學 瀏覽數:961

分享至手機

很久以前,白塔山下有一個為富不仁、貪財好色的地主,名叫甄富貴。他有一座“義倉”,卻從來不肯救濟平民百姓。

這一年鬧了旱災,當地百姓請求甄富貴開倉放糧。甄富貴拒絕了:“要么拿錢換米,要么讓村里的李寡婦嫁給我,否則別做美夢了!”百姓們沒錢換米,李寡婦則立志守節,百姓們敬重李寡婦,當然不會助紂為虐。大家對甄富貴無可奈何。

義倉附近住著一個善良、勇敢的青年叫石臼。這天晚上,石臼正準備吹燈躺下,燈下突然冒出來一個白胡子老頭,嚇得石臼一激靈。老頭手上拿著一段鼠尾,走近說:“莫怕,我是來救你的。”

石臼開始挺高興,待看清鼠尾,不禁失望地說:“老人家,別拿我開涮,您到底是誰呀?”

老頭笑著說:“不瞞你說,我是你家柴火堆下的老鼠,你對我有救命之恩……”

石臼想起來了,自己那時候還是個小孩兒,一次,甄富貴家的花貓跑了出來,在自家院里摁住了一只大老鼠,眼看花貓就要咬斷老鼠的脖子,石臼抄起棍子趕走了花貓,救下了老鼠,老鼠“哧溜”鉆進了柴火堆里。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了,這只老鼠已經修煉成精。

老頭笑著說:“這是我的尾巴,有神通。你把鼠尾接到自己最后一節尾椎骨上,看看會怎樣。”

石臼接過鼠尾,只見鼠尾三寸多長,遍布白毛,他將鼠尾往尾椎骨最后一節一放,突然感覺全身上下似有千斤擠壓,骨骼頓時“咯咯”作響,身子越變越小,一眨眼已經趴在地上。他的眼力突然變好了,放眼望去,屋子變得異常寬敞,原本幽暗的油燈似在數十丈高的地方,感覺亮如白晝。

石臼低頭一看,自己成了一只四爪著地的老鼠。特別的是,身子毛發是灰色,尾巴卻是白色的。

白胡子老頭也變回白毛鼠,個頭比石臼大了不少,眼睛滴溜溜冒著精光,唯獨少了尾巴。白毛鼠說:“緊跟著我,否則有性命之憂!”

石臼點頭答應,緊跟白毛鼠鉆進夜色之中。等鉆過一個山洞,眼前突然開闊起來,石臼看見了兩堆一眼望不到頂的大米“山”,近處堆的是老米,遠處堆的是新米。

白毛鼠說:“義倉中新米看管得緊,老米看管得松。眼前都是存放多年的老米,雖不好吃,但安全。你每天來一次,盡管敞開了肚皮吃。切記,新米不能碰!”

石臼餓極了,“咯吱咯吱”吃起了老米,直到撐得吃不下,才心滿意足地停了下來。

回到家,白毛鼠說:“你回頭咬住尾巴,使勁拉一下就行了。”石臼照做,尾巴從尾椎骨拉脫,他感覺全身一陣舒展,不一會兒恢復了原樣。石臼從嘴里拿下鼠尾,說:“老神仙,剛才感覺特別撐,現在變回來了,肚子還是餓。”

白毛鼠變作老頭,捋著胡子笑著說:“鼠才多大胃口?變回來當然覺得不夠了。不過,肚里終究有東西了。以后每天夜里去一次,就能順順當當度過這段艱難日子。”

老頭走后,石臼想起忍饑挨餓的鄉親們,他立馬在村里轉了一圈,挨戶叫人悄悄在義倉后面集合,輪流為他們續上鼠尾,叮囑他們進倉吃米。一夜之間,村民們都吃上了一口糧食。石臼跟大家約定,每天夜里來這里碰頭,雖能吃到的糧食不多,總不至于餓死了。

過了些日子,石臼動了心思,想:“難道要把新米留給甄富貴自個兒享受?不行……”

這天夜里,石臼斗膽奔向了新米堆,張嘴要嘗嘗新米的滋味。誰知米粒還沒咬到,旁邊躥出一只巨大的野獸,直撲石臼,“嗷”的一聲,嚇得他四肢發軟。好在石臼一向機靈,他往一側急閃,躲開了野獸的突襲,邊跑邊看了一眼,這下瞧清楚了,所謂的“猛獸”是只花貓。以前沒覺得貓有多厲害,現在變作老鼠,覺得貓實在是太嚇人了。

石臼心驚膽戰地逃了好一陣,再回頭,發覺甩掉了花貓,腳下不禁放慢了速度。一愣神的工夫,花貓從天而降,血盆大口死死咬住了石臼的后脖子。

石臼掙扎片刻,還是無法脫身,他這才明白,老頭為什么不讓他來新米堆。不聽老人言,后悔在眼前。情急之下,石臼把力量集中到屁股上,使勁往回搖尾巴,花貓趕緊摁住了石臼的白尾巴,石臼一努屁股,鼠尾被貓爪扯掉了。

相關新聞
外交部發言人對美涉南海聲明作出回應
新華社北京7月14日電(記者伍岳)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4日表示,美方近期發表的涉南海聲明罔顧南海問題的歷史經緯和客觀事實,蓄意挑動領土海洋爭端,中方對...
8小時前
安理會召開4個月以來首次面對面會議
新華社聯合國7月14日電(記者尚緒謙)聯合國安理會14日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面對面會議,這是安理會自新冠疫情全球暴發以來首次返回聯合國總部召開會議。當...
8小時前
烏外長:多國專家將在法國讀取伊朗墜機黑匣子數據
新華社基輔7月14日電(記者李東旭)烏克蘭外交部長庫列巴14日表示,由烏克蘭、美國、加拿大、英國和法國的技術人員組成的專家組將于下周在法國對伊朗墜機的...
8小時前
幸运28预测神测网组合